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叟的博客 欢迎观赏指导

 
 
 

日志

 
 
 
 

【原创】记忆碎片(六)  

2010-07-13 09:25:15|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记忆碎片(六)

                              ——想起了李常青同志

     李常青同志五十年代初在哈尔滨担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哈尔滨市委书记(主持哈尔滨全面工作)。我和他有过一点接触,所以,他的几件事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事过六十来年,仍然记忆如新,始终不忘。

     头一件事是在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当中。有一次召开全市干部大会,李常青同志做报告。听他的报告,简直就是一种享受。那时候,在哈尔滨有一个不成文的现象,只要听说是李常青同志报告,参加的特别踊跃,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肯放弃听他报告的机会。

     他的这次报告,是在当时的兆麟电影院(现在的儿童电影院)。当时的规矩都是不设主席台,也不像现在台上坐一大排。当时台上只有他一个人。这次讲话因为是部署运动,有很强的政策性,所以,是有讲稿的。但他并不照稿宣读,而是自由发挥。讲的层次清晰,条理分明,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他讲的速度、声调、吐字,非常清楚,逐字逐句,每个字都送到你的耳朵里,叫你一个字也落不下的全记下来(那时候没有录音机,全靠手写笔记)。遇到比较生疏的句子,给你做细致的解释。记得他对一个词叫“穷追务获”的“获”字,解释说:“东北发音念“huai怀”。这里念huo货。使人感到非常舒服。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理想、最满意的一次报告。所以终生不忘。

     还有一次,我接到他的电话。(那时我在“五反”第十指挥部,担任副指挥,指挥是市委的处长叶再桐。我们负责古铁业。)他在电话里问我有关黑龙江日报社印刷厂前身一个私人资本家的有关问题。我一听,是市委书记的电话,心里很紧张,刚一开口,他马上听出了我的紧张来了,很温和耐心地说:“你不要着急,慢慢说。”这样一来,我就平静下来了。

     再一次,我们指挥部在当时的工人俱乐部(在道里东七道街,现在已经没有了。)召开“五反”促动大会。具体名称记不得了,总之是敦促资本家交待问题。在剧场里分成若干小组,由“打虎”队员(都是工人当中的“五反”积极分子)敦促资本家交待问题。我在台上通过麦克喊话,给队员们鼓劲。但是,我掌握的火候可能不对。李常青同志在我旁边提醒我如何掌握火候。这个时候,他和普通干部一样,一点架子也没有,很平易近人。当然,平时干部们都感到他是很威严、很不好接近的。

     李常青同志的最后结局不太好。据说,他和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有点瓜葛,给了什么处分,不清楚。高、饶事件后,市委召开过干部大会,记得是郑依平传答的对他的处理结果。内容一点也记不清楚了。后来,听说被下放到包头。不幸的是据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惜哉!

                 2010年7月12日于地段街寓所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